天气预报: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信息
中美争制造业投资竞减税负 30%-40%被称死亡税率

发布日期:2016-12-20信息来源:县审计局浏览次数:字号:[ ]

  原题:争制造业投资 中美竞减税负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 陈益刊 陈姗姗 钱童心

  “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的表态引发广泛关注。曹德旺此前还透露,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生产汽车玻璃。

  一时间,“中美经营成本之争”刷屏。

  事实上,无论是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前不久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均将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作为2017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不仅延续了奥巴马的“制造业回流”计划,更准备通过大幅降税等措施,吸引更多制造业企业在美国投资。

  换句话说,对于未来经济的振兴,中美双方都选择押宝制造业,“经营成本之争”的实质是“中美制造业之争”。

  对于未来中国在振兴实体经济方面的政策措施,一些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2017年最值得期待的减税措施是兼并四档增值税税率,从而降低制造业17%的增值税税率;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也将降低中低收入者税负;此外还需继续大力清理各类不合理收费,适度降低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征缴费率,减轻低收入群体和用工企业的社保负担;企业用能及物流成本也有待进一步降低。

  曹德旺之言笼罩制造业

  曹德旺所言非虚,中国制造业综合成本高不高,企业体会最深。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14日在一个论坛上也表示,当前做实体经济太难、投资成本高,国家应继续落实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企业税费,“一个国家没有实体经济,国家想要富强,我想不可能。”

  伊利董事长潘刚也撰文表示,当前实体经济企业的经营难度不小,原材料、劳动力等企业综合经营成本大幅上升。

  除了著名企业家的表态,不少在本土成长起来的制造业企业也早已付诸行动。以全球最大的精密铜管制造商——金龙铜管为例,早在2013年,该集团就在美国南部亚拉巴马州43号高速公路边投资建设了第一家美国工厂。

  “之所以要去美国建厂,主要是美国对我们反倾销裁决的推动。”金龙集团董事长李长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而当时在美国建厂选址的过程中,公司最看重的是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和政策。

  在奥巴马政府“制造业回归”的导引下,美国各州政府前两年开始就在为增加就业,推出各种吸引外资的政策优惠与创新。金龙在美国建厂,就获得了免费的土地、优惠的能源及税收。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金龙铜管从亚拉巴马州各级政府处争取到的优惠政策,总价值高达2亿美元,除了2000万美元的现金优惠,还包括相关税收、土地成本的免除和劳工培训补贴等。

  李长杰同时表示,在美国建厂需要投资约1.1亿美元,可能在国内只需要6000万美元,但在工厂建成投运后,很多成本要素甚至比国内还要便宜。

  此外,在美国建厂,当地的人工成本要比国内高得多,比如普通工人在国内每月工资2500~3000元人民币的话,但在美国则需要2000~2500美元。而且在工厂投产后,当地工会的介入,更是让公司经历了不少在中国没有遇到过的“麻烦”,比如工人要求保护自己权益,增加加班费,劳动保险等。生产效率方面也是中国更胜一筹.。

  比如金龙生产所需的最大成本是铜等原料,而位于南美洲的智利拥有世界最大的铜矿,从南美进口铜原料到美国,相比进口到中国,运费要便宜不少;再比如金龙生产所需的另一大成本电力等燃料费用,美国当地的电费每度也比国内便宜一半左右。

  与金龙集团不同,上海高端医疗设备初创公司联影想在美国办厂的原因更直接:特朗普已表示要把美国制造业的税率从35%降到15%。

  “美国的原材料也更便宜,比如液氮和液氦的采购价格要比中国低三分之一左右。此外,如果在美国生产,辐射到南美和中东、欧洲等地更便宜。”联影美国方面的工作人员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30%~40% 的“死亡税率”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围绕企业税负轻重还有一些争议,但是企业家的感受最为真实,现在企业税负仍然较重。

  今年上半年,李炜光率领课题组对民营企业家税费负担进行了调研,其间与100多位企业家座谈。调研初步结果显示,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和较重的比例很高,达到87%。

  李炜光表示,目前30%~40%宏观税负对企业来说过高,甚至可以称作“死亡税率”。因为我国大部分企业利润率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会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

  为减少重复征税,国务院5月1日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增值税(下称“营改增”)。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今年1~9月,营改增累计减税达3267亿元。四大行业26个细分行业实现了税负只减不增。财政部预计营改增全年能够达到5000亿元的减税目标。

  为降低企业社保费用负担,同样在5月1日,国务院降低了企业社保缴费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初步测算,这些措施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000多亿元。

  另外,政府还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收费项目,扩大1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免征范围,两次下调电价来降低企业成本负担。

  这些减税降费改革举措也让一批企业受惠,不少企业切实收到了营改增减税大红包。

  一位日用消费品企业税务总监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记者,尽管减税规模不少,但是相比巨额纳税仍属杯水车薪。

  财政部副部长刘昆今年6月在国新办就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专项督查有关情况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企业认为税费负担仍然较重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企业认为当前税费规则体系比较复杂,制度履行成本比较高;二是行政性收费需要进一步清理,税收政策需要进一步落地;三是一些优惠政策的可达性不是很高,有些政策不能直接让企业有比较好的获得感,还需要对政策做一些调整;四是“营改增”等改革确实对国家、企业的管理水平要求比较高,有些企业因为自身管理没有跟上,抵扣链条又不完整。

  中国也要降制造业税率

  面对特朗普针对制造业的“张良计”,中国也有“过墙梯”。

  今年7月26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首次提出“降低宏观税负”,有别于此前稳定宏观税负的表述。国税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认为这是财税战略的重大调整。

  上周五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强调,2017年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

  李克强总理近期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2017年继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

  通过增值税税率简并,来降低制造业17%的增值税税率,是2017年降成本可期待的举措。

  目前增值税税率有17%、13%、11%和6%4档,税率档次过多,实际操作中企业类似业务适用不同税率,不利于公平竞争。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近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下一步要完善增值税改革,现有的4档增值税率需要简并。17%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虽然高,但同时进项抵扣也较多,因此并不意味着税负一定高,未来是否降低还需要统筹研究。

  目前学界对简化增值税税率有不同声音。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认为可以设定10%的增值税基本税率和5%的低税率两档。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新业表示,增值税税率可以由17%降至9%。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曾对本报分析,现阶段减税空间有限,最大的减税招数营改增已经全面推开,未来降低企业成本应该把降费作为主要抓手,这包括政府繁多的收费、政府性基金和社会保险费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