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案例
顺藤摸瓜揪蛀虫

发布日期:2016-04-22信息来源:宁海县审计局浏览次数:字号:[ ]

2014年宁海县审计局下属农村集体经济审计中心(以下简称农审中心)在对宁海县岔路镇某村经济合作社2011至2013年度财务收支的审计期间,发现该村村主任葛某响涉嫌挪用村集体资金80000元,村支部副书记葛某华涉嫌挪用村集体资金244000元,并于2014年12月30日移送中共宁海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处理,中共宁海县纪委于2016年3月7日给予葛某华开除党籍处分,同时葛某华和葛某响的犯罪行为进一步移送至宁海县公安局处理。

财务梳理现疑点

在审计中,审计人员发现该村的收款收据管理较为混乱,有些只有存根联和记账联,还缺收据联就作废了,有些同一个款项来源作废了又重新开,然后又作废又重新开,特别是市场旁的十六间地基费收取的相关收款收据,多的改了三遍,针对这一情况,审计人员询问了代理会计,会计说是因为应对农负部门的检查,地基费不能收,但是村里的实际情况一定要收,因此为了应付检查就将原来已经开好的作废了,重新开成选位费。那为什么有些重新开了好几遍呢?代理会计的回答仍未解开审计人员心中的疑惑。

审计取证初告捷

在审计取证时,审计人员又向村干部了解相关情况,对于这个问题,本来说话不利索的村副书记葛某华却主动回答,村里市场旁的地基是经过公开招投标的,由于大家都是村民,有一些人资金较为紧张,同他来商量能否晚点交,他面子上过不去,就答应了,这部分地基费是他负责收取的,他还未收齐。明明有规定,村干部是不能直接经手现金的,他为什么明知故犯呢?这中间的晚交和未收齐是否有问题?是否存在挪用的情况?一大串问题在审计人员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由于审计取证时,有较多的村干部在场,审计人员未深入了解,决定单独约谈葛某华。葛某华如约到来,但是当审计人员开始询问其是否有直接经手现金时,葛某华如挤牙膏般开始回忆他直接经手现金的情况。说着说着,他的脸变得通红,变得语无伦次,东拉西扯。他承认,他有调用过部分村民的地基款,但是都是用于村里工程的预付款。这个时候,审计人员开始怀疑葛某华的话的真实性了。因此,根据村方提供的市场旁地基拍卖清单,约谈了一部分中标者。经审计多方核实,发现葛某华2013年下半年收取村民娄某飞宅基地选位费70000元,由其个人使用,直至2014年8月才将该笔款项退还娄某飞,再由娄某飞上缴岔路村;2012年基收取葛某主宅基地选位费27000元,该笔款项一直由葛某华使用,截至审计时仍未上交村集体。

顺藤摸瓜现窝鼠

审计组在调查取证时,向村里的主要干部了解这几年该村的主要收入来源,该村的相关人员说:“村里有几块地卖了,有幼儿园地块,有市场旁的十六间地基……。”说者无心,听者有心,审计人员在笔记本里一项一项记下了。回办公室之后,审计人员立马拿出了已经整理好的收支明细,就是找不到幼儿园地块的相关款项存入村集体账户,这时,刚好当天葛某华来办公室,审计人员便试探着问了句:“你们村幼儿园地块是什么时候拍卖的?”葛某华说:“大概是2011年年底,或者2012年年初。款项大部分是2014年8月存入村集体账户的。”这个时候,审计人员心中如打翻了一个五味瓶似的,但内心又多了一份肯定。这里又是一个问题的所在。审计人员觉得仅听葛某华的一方之辞肯定有所偏差,但决定约谈出纳葛某武。在约谈了出纳和村主任之后,发现村主任葛某响涉嫌挪用80000元,葛某华涉嫌挪用147000元。

几点反思警后事

岔路村居然有如此多的收入未入村账,由村干部个人调用或用于村集体其他支出,细细想来,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内控制度漏洞较大,村干部如此频繁地经手现金,是造成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而该村的出纳玩忽职守,未起到应有的制约作用,内控流于形式,村主要干部自己说了算。二是自控不力,葛某华和葛某响作为村干部,未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和担当,在经手现金的过程中将其挪为已用。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直至审计开始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三是公开流于形式,村财务收支的公开流于形式,以至于广大的村民未能起到监督作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