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案例
隐瞒收入费心机,难逃审计之法眼

发布日期:2017-03-30信息来源:县审计局浏览次数:字号:[ ]

2015,宁海县农村集体经济审计中心(以下简称农审中心)在对该县AB村经济合作社20122014年度财务收支的审计期间,发现该村236700元村集体收入未入账,进行账外循环,涉嫌违纪,并于2015629移送中共宁海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处理,中共宁海县纪委于201573转交中共A镇纪委办理,中共A镇委员会于2015912B村党支部书记兼经济合作社社长张某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数据比对现疑点

在审计中,审计人员对B20122014年度的收入情况进行审查时,发现2012年该村有一笔收思特利塑胶厂的借款利息43200元,而20132014年度均无此收入。难道是2013年该笔借款已经收回?但账务又没显示该笔借款已经收回。那么为什么从2013年开始就没有该利息收入?是否双方有其他约定?出于职业审慎,审计组决定先查清该笔借款的来龙去脉。

审计人员延伸审查了20092011年度收思特利塑胶厂借款利息情况。审查发现,2009年、2010年均收入21600元,2011年无收入。显而易见, 2012年收的43200元中有21600元是2011年的利息收入。

债权仍在,那利息收入去哪里啦?难道是斯特利塑胶厂经营效益差,无法按时支付借款利息?还是另有蹊跷?审计人员脸上顿时显出一团团疑云。

审计取证初告捷

带着这个疑问,审计人员向村干部了解了相关情况。B村书记兼社长张某某热情地接待了审计人员。张某某是该村的大能人,连续当了好几届的村书记,B村的事情基本都是他说了算。张某某面带笑容,说话声音洪亮,滔滔不绝:“我是这个村多年的书记了,而且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村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你们尽管查好了”。

当审计人员问起该村有哪些集体收入时,张某某不假思索地说:“实话跟你说吧,我们村是个穷山村,村里没有任何集体收入,村里所有的工程建设项目资金都是我从上级单位争取补助来的”。

当问及思特利塑胶厂借款利息收入情况时,张某某顿了一下,语速明显放缓,稍显尴尬,但仍平静地说:“关于这个借款利息,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你们,20132015年度我们村已经收思特利借款利息共61200元,其中2013年收了21600元,2014年收了21600元,2015年收了18000元,还差3600元。”

“那我们为什么在村账上没有发现这几笔收入呢?”面对这一情况,审计人员紧追不舍。

“这几笔收入我们是由村老年协会负责去收取的,因我们村每年都要拨款给老年协会开支,所以我们就决定把这几笔收入直接由老年协会去收取了”。经与老年协会相关人员核实,证实该村20132015年收取的61200元借款利息收入未在村法定账簿核算,审计取证初战告捷。

顺藤摸瓜现真相

该村的利息收入情况已水落石出,但审计组并未偃旗息鼓、鸣金收兵,另一个大胆的假设在审计人员脑海跃然而上——既然有借款利息收入未入村账,那么会不会有其他更多的集体收入没有在村法定账簿核算呢?

审计组经过商量,决定对老年协会收支进行了延伸审计。

一听要审查老年协会账目,张某某显然有点紧张,吞吞吐吐,言不由衷地跟审计人员说:“负责村老年协会账目的老张去外地旅游了,要等好几天才能回来,账本锁在他的抽屉里,要不你们等他回来再说吧?”

等过了几天,审计人员再次致电过去,张某某又说老张生病住院了。一会儿去说外地旅游,一会儿又说生病住院。张某某的种种推辞,足以说明他心中有鬼,这更加坚定了审计人员要将老年协会收支一查到底的决心——老年协会的账簿上一定能发现更多的问题。

面对该村书记张某某的不配合,审计一时陷入僵局。审计组决定联系该镇分管领导,争取镇政府的支持。经过A镇分管领导的协助下,

审计人员终于如愿拿到A村老年协会的账簿。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仔细审查,果然发现该村有好几笔村集体收入登记在村老年协会账簿上,除了借款利息收入61200元外,还有小房碾子屋、老办公楼等固定资产出售收入160000元,各类承包款收入15500元。

“这么多的村集体收入为什么没有在村法定账簿上核算?”审计人员问道。

“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村主要的收入来源都是靠上级补助的,如果上级单位发现我们村有集体收入,那么补助资金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靠隐瞒收入来获取上级更多的补助了。”张某某知道已经瞒不下去了,一边如实奉告,一边向审计人员诉苦。

当审计人员告知这种行为属于集体资金账外循环,私设小金库时,张某某大喊冤枉:“这些收入只不过没有记在村账上而已,但我们都存到老年协会的账户上,而且收支都在老年协会的账簿上都有记录,我们个人又没有挪用这些资金,我们有什么罪啊?”

审计人员说道:“本该属于村集体的收入却没有存到村集体账户,却放进老年协会的账户上使用,而且老年协会又不是独立的法人单位,没有对公账户,只有私人存折,你们这样做跟公款私存、私设小金库有何区别啊?”张某某听了顿时低下头,哑口无言。

经最终核实,B村共有236700元村集体收入未入账,进行账外循环。审计组将这一情况及时向局领导作了汇报,经局领导研究决定,将此问题移送至中共宁海县纪律委员会处理。

几点反思警世人

为了获得上级补助,竟然煞费心机,隐瞒收入,不得不令人深思。B村居然有如此多的收入未入村账,进行账外循环,仔细想来,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村干部财务管理、法制意识薄弱。张谋某身为村主要干部,未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和担当,任由大量村集体收入账外循环;同时法制意识淡薄,认为“只要钱不入自己的口袋就没事”。二是村级内控制度失之于严。B村的出纳未起到应有的制约作用,村级财务事项村干部自己说了算,内控流于形式。三是村财务公开流于形式,以至于广大的村民未能起到监督作用。

(宁海县审计局 林国斌  陈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